您当前位置: mxpwj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扎克伯格:视频不是终点 VR带来更好的「临场感」和「空间感」

扎克伯格:视频不是终点 VR带来更好的「临场感」和「空间感」

2020-04-28 来源:mxpwj 作者:Bigboom20

摘要: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的爆发,科技公司开始发挥创造力,帮助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周乃至几个月时间里保持安全物理距离同时,也能继续畅通的保持联系。 当然,我们已经有了电话和Zoom,但这两个都不是为我们需要它们来承载我们的工作、学习和娱乐的世界而建立的。很显然,我们需要一些新的工具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有了一些。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各地的爆发,科技公司开始发挥创造力,帮助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周乃至几个月时间里保持安全物理距离同时,也能继续畅通的保持联系。
当然,我们已经有了电话和Zoom,但这两个都不是为我们需要它们来承载我们的工作、学习和娱乐的世界而建立的。很显然,我们需要一些新的工具——到今天为止,我们已经有了一些。
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日前宣布推出新的视频产品「全家桶」,致力于他们所谓的「虚拟存在」,也就是我们更常说的视频聊天。事实上,相较于Zoom主打的视频聊天,对Facebook来说只是个Feature,只需在已有的各产品线添加视频聊天功能即可。
除了Messenger Rooms,Facebook还将 WhatsApp 的视频通话容量从4人增加到8人,为Facebook Dating增加了视频通话,Facebook和Instagram也更新了直播功能。
在这其中,瞄准Zoom的Messenger Rooms尤为重要,甚至连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都亲自上阵进行推销。Messenger Rooms最多可允许50人加入视频聊天中。房间的创建者可以决定是对所有人开放,还是锁定它以防止不速之客闯入。Messenger Rooms邀请其他成员加入视频聊天的流程也非常顺滑,在创建房间之后,只需要发个链接,甚至都不用下app,通过浏览器就能直接参与进来了。
不仅如此,在Messenger Rooms里,还可以体验到Facebook的AR(增强现实)滤镜,或者把真实背景换成虚拟背景。Facebook表示,有些背景提供了异国情调的360度景观。而一系列新的AR滤镜将有助于照亮昏暗的房间环境,或者是提供「美颜」、「装扮」之类的效果。是的,不用装扮就可以直接出镜……
近日,扎克伯格接受了媒体专访,讨论了推出Messenger Rooms背后的一些想法,并分享了对VR和虚拟连接的大规模加速发展的看法。在他看来「视频的存在并不是终点」,VR提供的「视频临场感更成熟,而且有一种空间感」,他也确信,「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最终达成目标」。
很显然,扎克伯格的这番言论,让我们对Facebook寄予厚望的VR社交应用「Facebook Horizon」有了更多的期待。根据早前的消息,Facebook已经邀请部分用户进行「Facebook Horizon」的封闭测试。按照Facebook在去年OC6大会上公布的计划,「Facebook Horizon」将在2020年登陆Oculus Quest和Oculus Rift。
扎克伯格专访摘要如下:
Q:Messenger Rooms背后的想法是什么?
扎克伯格:基本的想法是,它将成为最基本的用例,帮助人们创建一个链接,并通过所有的社交渠道进行分享。但它也非常注重可发现性。对于社交用例,你会策划晚宴或派对等诸如此类的活动。但有时你只想说:「嘿,我坐在沙发上,我想让我的朋友们过来看看」,不需要提前计划好,也不需要邀请你想去拜访的8个朋友。所以,你只要创建一个房间说:「嘿,我的朋友可以过来看看」,然后把链接放在这里,如果大家对这个东西感兴趣,他们就会过来。就在构建这个产品的过程中,它促成了很多非常棒的、偶然的联系。所以我很兴奋能把这一点公之于众。
Q:听说你最近工作时间都花在这些视频产品上了,是这样的吗?
扎克伯格:是的,我很专注于此。我现在非常关注的三大领域基本上是帮助人们更好地保持联系的产品。我非常关注远程呈现:即使不能亲自到场,也能感觉到是和其他人在一起。然后是小企业的处境以及紧急健康反应。所以,这占用了我所有的时间。
Q:我们已经开始看到关于「Zoom疲劳」的故事,认为通过视频聊天不断的连接会让人疲惫不堪,或者说是不堪重负。你怎么看这些工具有多好?它们是否能在现有的技术上变得真正的好,还是需要一台VR(虚拟现实)设备?
扎克伯格:我认为有很多不同的动力在起作用,而不仅仅只是品质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在Messenger 桌面做这个调用会对你有帮助的原因,它的效果相当好。但我们需要低延迟,如果延迟太高,那么基本上感觉不像是真正的互动。但我认为我们的服务清除了这一障碍,许多其他服务也做到了这一点。所以我认为这是可以克服的。
很显然,有很多事情,仅仅盯着屏幕看是很奇怪的。我之前召开过一个管理团队的VR会议,当时大家都在家里办公。尽管VR发展较早,视频临场感也更成熟,而且有一种空间感。就像,我们站在房间里围成一圈,我有一种感觉,就像斯坦·丘德诺夫斯基(Stan Chudnovsky,Messenger的负责人)站在哪里,声音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在某种程度上,这显然让人感觉更真实。我确信,有些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最终达成目标。视频的存在并不是终点。
但我也觉得这其中也有一些是关于社会动态的。当我坐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或者说我以前坐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我想,在这一切之前,我就会感到头疼——整天都被安排好了分分秒秒,因为我没有时间休息或思考。我觉得有些整天都在视频会议上的人现在也有这种反应。但这并不是因为整天都在视频会议上,而是因为整天都在开会,不停地开会。所以我认为这更多的是社会动态,而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
Q:Messenger Rooms是如何尝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扎克伯格:我认为这里的独特之处在于,这不仅仅是让我们安排一个会议,然后每个人都在这个时候加入会议。我认为有些事情可能有点重复,比如,「好吧,我所有的工作都是通过视频会议完成的」。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我还想去做另外一个吗?我还想去参加另一个预定的活动吗?
但我发现这件事非常偶然和有趣的一部分是,这不是一个日程表。周末的时候,我会在沙发上弹吉他,创建一个房间,感觉就像:「好吧,谁想过来玩?」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互动方式,与我们的任何一项技术今天能让我们拥有的任何东西都不同,我真的很欣赏这种互动。
你知道,这是一群我可能会在社交活动中或在办公室周围遇到的人,我不一定会直接打电话给他们,但当他们停下来到我的房间闲逛时,我非常高兴。或者,如果我正在浏览Facebook的应用,看到他们创建了房间,我就会很快进去。所以这很有趣,它实现了一种新的互动方式,我想人们会很喜欢。
Q:在我看来,这样的愿景可能还为时尚早,但人们开始讨论我们现在看到的视频聊天是暂时的转变还是更永久的转变。我可以想象这样一个世界:在我可以再次面对面进行大部分互动的那一刻,我将会继续这样做。这对你来说显然是一笔巨大的投资,在我看来,这表明你认为至少其中有些可能是更永久性的转变。你是怎么想的?
扎克伯格:我认为两者都有可能。我们在WhatsApp和Messenger上的日使用量高达7亿次。这一数字现在有所上升,但之前的使用量已经足够惊人。我肯定现在有某种暂时的高峰,但趋势已经朝这个方向发展。
当你每天有7亿用户在做某事时,甚至在这之前的一段时间内就已经开始了,这就不只是暂时的事情。但很明显,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相当极端的时期。

【mxpwj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及回链】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mxpwj虚拟现实

相关阅读